23歲的我 曾在比特幣中賺到千萬又歸零

发布时间:{$itemInfo['publish_time']|date='Y-m-d H:i:s',_ _ _gd真人立志于打造行业的标杆品牌,多年来客户的支持是必博体育投注前进的动力.gd视讯官网娱乐成为全世界争相模仿的对象,我们只做最好的娱乐平台.gd视讯平台亚洲客服24小时竭诚为广大客户服务,欢迎来战!}##} 来源:gd真人-gd视讯官网-gd视讯平台点击:2

  23歲的我,曾在比特幣中賺到千萬又歸零,他們如何活出了最自我的一面?

  原創:?KY?KnowYourself  KY作者 / 大霸? 編輯 / KY主創們

  我從小特別羡慕身邊的一個朋友,用我的話來描述:我覺得她長著一張非常自由的面孔。人群里她總是神采飛揚,大笑和大哭的時候都非常引人注目。

  我和她相識十多年,我認真思考過她為什麼一直吸引著我,仔細想想,其實是因為她有一种放肆的自在感。她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無論是學習、社團、還是戀愛,都風風火火、敢愛敢恨,她曾經笑著跟我說,她是一個野孩子。

  我一直好奇,她們是如何做到這樣自由而肆意?所以最近我們和幾位同樣認為自己是野孩子的人聊了聊。

  01.

  自由需要能夠能夠承擔後果

  漢堡,男,23歲,獅子座

  我說的「歸零」是賬戶里的比特幣。2013年,作為計算機專業的偽學霸,我的愛好是挖礦和炒股,礦指的是比特幣礦機。但當時身邊許多人還不懂什麼是比特幣,就覺得這是騙子,瘋子才會幹的事兒。我不以為然。從小我就喜歡挑戰驚險刺激的事物,除了嘗試極限運動,投資的驚險度最讓人興奮,我覺得能從中獲得一種特別的掌控感,這沒什麼問題。

  四年後的2017年,比特幣報價13萬人民幣一枚,累計漲幅1500%,以BCH為代表的比特幣子孫後代們也翻了四五倍。沒錯,我當年投入的本金迎來了瘋狂的收益,千萬的傳說就是在那期間成就的。

  但行情走得越火爆,風險通常也會緊隨其後。9月4日,ICO在中國被列為法律紅線以外的禁區。從此,利好就幾乎再也沒有上演過,接踵而來的只有跌不見底的大利空。我的歸零之旅就此開啟,中間甚至一度負債三十萬。

  這時候身邊又有許多人勸我收手,天天給我轉發龐氏騙局、傳銷幣的新聞。同一時期,網路上也出現了大量對於「尋求一夜暴富的炒幣少年」的抨擊,我印象深刻的一句是說「你走過的所有捷徑,命運遲早逼你再原路重走一遍」。但我從未後悔自己的選擇,更不打算放棄。

  因為投資本身就是一件高風險的事,這種風險在我看來和人生在世所面臨的風險是一樣大的。如果想要得到你要的,你必須學會把自己調整到能夠承擔後果的位置上,心態往往比選擇起到更關鍵的作用。

  記得半年前我割肉離開上海的那天,心態好的不得了,感覺隨時可以起飛。因為我的生活目標從來沒在任何一個時刻里如此的清晰過。用我父母的話說,「歸零」意味著「重啟」。好了,我現在要去忙了,剛瞄了一眼,期貨好像爆倉了。

  02.

  自由的前提,

  是學會和他人相互依賴

  Una,女,29歲,天秤座

  「不學法律的模特不是好的攝影師」,這基本概括了我目前為止的人生經歷和職業身份,也呈現著我走向自我獨立的路徑。

  第一次拿起相機是15歲,從此就再也沒放下過。後來的一次旅行,我因為給媽媽拍了很多照片,她看到自己在我鏡頭裡的樣子高興壞了,說沒想到自己原來這麼漂亮,這讓我特別有成就感。於是,人物旅拍成了我業餘愛好的全部。

  但大學我決定去英國讀法律,這個選擇不是被迫的,完全出於我自主的考慮。高中我經常和一位國外的網友分享自己拍攝的照片,但無意中發現對方「盜竊」了我的作品去參賽,這件事激怒了我,然而當時我沒有能力去維護自己的權益。

  獨自在英國求學的日子,開啟了我人生的蛻變。陌生的文化、環境讓我覺得放鬆,我參加了各種辯論賽,並主動兼任各種公開活動的現場拍攝工作。我變得越來越自信了。

  甚至於,我想要從鏡頭後走去鏡頭前,去感受舞台和體會自我呈現。所以我報名參加了2018年東方小姐比賽,很幸運最後拿到了倫敦賽區冠軍。同一時期,我在倫敦成立了自己的旅拍攝影工作室。

  我認為所謂的自由野性的人生,並不是徹底的「孤立」。我曾經一直以為獨立就是不依靠任何人,後來才明白,即便是最自由的人生,也是需要聯結的。甚至,只有依賴才有自由可言——否則只是一種空洞。工作上我需要依賴我的客戶,生活中我需要依賴我的伴侶。是在學會依賴以後我才變得自信,才擁有了自由。

  03.

  藍色鴉片差點要了我的命

  但沒有它我無法生活

  瓶子,男,37歲,射手座

  2017年冬天,那是我年內第三次去到菲律賓阿尼洛參加開放水域課程的大考試,自從拿到OW和AOW,我在不到10個月的時間里狂刷了50瓶。都說潛水是藍色毒癮,此言不假。

  配好了各種炫酷裝備,我信心滿滿地出發。每次潛水,我都會跟著固定的俱樂部,因為潛水的圈子和別的圈子有所不同,在迷人但深不可測的海洋里,你身邊的潛伴就是你過命的兄弟(無論男女),ta會在你最緊要的關頭給你提供氣源,在你迷途之時給你指引方向,在你沉迷於拍攝時提醒旁邊有一條海蛇正蠢蠢欲動。

  有一次,在前往最佳上升點的最後階段,我和潛伴不小心鑽到了一艘船肚之下。我的腦袋被結結實實撞了兩下,一下是船殼,一下是菲律賓螃蟹船伸在船體外側的竹竿。然後,我就看見海水變成了紅色。我的右手手腕處,血像噴泉一樣飆出,被割斷了動脈。隨後傳來巨大的氣體聲,二級頭主管被螃蟹船的螺旋槳切斷了氣源,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要掛了。但好在當時已經接近水面,教練迅速發現事態嚴重並第一時間將我托出送至船艙。

  死裡逃生后很多朋友勸我以後別再潛水了,但我沒有聽。2018年初秋康復后的我重返阿尼洛,當再一次置身於海洋,我想起了小時候的自己。一個唯唯諾諾、自卑自閉的胖男孩,他沒有朋友,很少開口講話,世界在他的眼裡到處是危險。是在我第一次潛水時,我面對充滿危險的深海,反而第一次感覺到了自由。

  如今我已經走過37個國家,潛過22片海域。是的,藍色鴉片差點要了我的命,但沒有它我也沒有辦法生活。

  04.

  一個真正自我的人,

  一定也是無我的

  匿名,35歲,創業者

  之前被朋友圈裡一個h5的哲學氣質測試刷屏,我也湊熱鬧參與了一下,分析結果顯示,除了理性以外,我還是個反叛和享樂的人,這兩點是出乎我的意料的。

  從小我就是家人、朋友眼裡的乖乖女;讀書的時候是老師口中的優等生,中學到大學期間一直擔任學生幹部;碩士畢業后我順利進入全球500強工作,現在經營著自己的公司。一切看起來算是非常符合普世標準所設定的「成功人士路徑」了,何談「叛逆而行」和「不熱衷無謂的競爭」呢?但仔細回想起來,自己又好像的確是反叛的,只是一直沒有意識到罷了。

  我的父親是一名商人,從記事起他就會給我灌輸一些他所主張的價值觀,比如一個人應該學會利用規則,善於討好,以換取現實利益。長大后,他試圖給我安排人生道路,希望我去做公務員,在他的供養下生活,一生不為謀生考慮,並獲得一些權力和地位。但我樣樣都沒有服從。我一直告訴他,我自己的人生,我要自己選擇。

  所謂的反叛,其實並不是要反對誰。相反,我覺得我從來無意於反對任何人。我的興趣只在自己身上。我有非常獨立的價值觀,我對於自身的評價,不會因為外界的評價而改變。我不會因為外界的讚譽覺得自己更有價值,也不會因為外界的批評覺得自己變得不好。

  我所做的選擇只希望順應自己的內心,我尋求的也是唯有自身明白的那個結果。如果要求我循規蹈矩,完全按照規則活著,我知道自己是一定做不到的。

  可能這會使我在一些人的評價中顯得很自我。比如在我和父親的對抗中,他會如此地評價我。但其實我認為,真正自我的人,一定又是「無我」的。許多時候人們都是為了小我而行動的,為了呈現自己心目中想要呈現出的樣子而刻意行動,然而其實這樣的考慮反而會讓人變得不自由不洒脫。而當一個人沉浸在自我的想法中時,ta實際上是意識不到自我存在的。

  世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世人看不穿。當然,這樣的人在社會中生存一定會遇到一些困難。因為眾生總是如此:當你和他們有一點不同時,他們會愛你,但當你和他們非常不一樣時,他們會懼怕你,甚至討厭你。不過因為內心是自我又無我的,這些看法也並不會影響到我的人生。

  另外,我覺得這種特質可能是天生的。我覺得自己生來就是這樣的人,我在意的是我心中更高層面的真理,並不是在這現世之中。我的評價體系足夠獨立和完整,這大概是我自由的原因。

  社會發展到今天,中間出現過越來越多的聲音在強調,人類作為群居動物,應當為了更好地融入群體,融入社會分工,去隱藏自己的稜角,馴化自己的野性,去追求一種更加符合普世價值觀的生活方式。我曾認為這樣的一種倡導是對於泯滅人性獨立和自由的褻瀆,但卻又是不得不為了生存得更久而作出的妥協。

  但當聽完以上訪談者們的真實經歷之後,我覺得,野性和自由,不是那麼容易被磨滅的。一個社會中總有一些人是為了自己而活的。這些人也許離經叛道,也許看似泯於眾人,當他們內心都有自己的堅持,在自己的世界里獨立地活著。

  我感激有這些人存在。雖不能至、心嚮往之。世界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才變得頗有意思。